学术交流

循环经济初现“中国样本”

发布日期:2009-02-11??????浏览:
  短短几年时间里,我国循环经济的发展,从理念到行动,从宏观到微观,从多层面众多模式的出现到法律法规、评价指标体系和基本制度的建立,都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明显成效——

  循环经济初现“中国样本”

  编者按:

  今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循环经济促进法》开始正式实施。这在我国循环经济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不仅填补了我国相关领域的法律真空,更标志着我国在对待资源环境、可持续发展问题上已经走在世界先进行列。

  回顾我国循环经济的发展历程,从1998年正式引进德国循环经济概念、1999年对循环经济发展模式整合,到2002认识循环经济的意义、2003年确立物质减量化的发展战略,再到2004年正式发展循环经济、2005年开始进行循环经济试点工作……短短10多年的时间,我国从理论到实践、从宏观到微观,在诸多方面都取得了可喜的成绩,社会各界对于循环经济的认识也日趋成熟和重视。而此时,《循环经济促进法》的实施,更加为我国循环经济未来的发展提供了法律保障。

  众所周知,循环经济是经济模式转型和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其模式的推行是一个系统工程,不仅涉及许多技术、市场的细节,更要涉及国家经济、环境、社会的各个层面。因此,我国的循环经济发展不光要借鉴发达国家的经验,用经济政策引导调动企业、公众的热情,更需要依据现实的国情,改革、建立、完善一整套新的经济制度体系,其中包括产权、价格等基础性制度,财政、金融、税收和投资等鼓励性制度,国民经济核算、审计和会计等考核性制度,生产、采购、消费和贸易等规范性制度等,并通过实行一系列配套政策措施,规范引导经济运行。从这个意义上讲,我国循环经济确实还处在一个起步阶段,前方的道路还很漫长。

  本文作者系统回顾了我国循环经济的发展历程,总结归纳了“中国样本”的五大特点,希望能对读者有所启发。

  进入21世纪之后的短短几年间,我国循环经济的发展,就迈出了从理念变为行动的重要步伐——先后在2005年10月、2007年12月分两批实施了国家循环经济示范试点项目,涉及单位数达到178个。而随着国家循环经济试点示范企业、园区、城市的出现,更强有力地影响带动一大批省(市)、中等城市从自身实际出发,与节能减排,建设生态文明相结合,筛选确定省(市)循环经济试点单位,其数量之多,涉及领域之广,大大超出想象。据不完全统计,仅山东省—个省份,目前开展循环经济试点的企业就高达300多家。由此可见,国家、社会、公众对于探索经济发展新模式是何等的重视与热情。

  而回首几年来我国循环经济发展的历程,我们也确实能够看到,无论是从理念到行动,从宏观到微观,还是从多层面众多模式初步形成到法律法规、评价指标体系和基本制度建立等方面,都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明显成效,走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发展之路,更凸显出了许多鲜明的特点。

  特点一:参与试点自觉程度高

  各地政府,众多企业、园区、社区对循环经济试点表现出高涨的热情,反映了对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热切企盼和强烈追求,对可持续发展抱定了信心与美好的期望。

  国家提出循环经济理念以来,各地都积极主动展开了行动,特别是在经济发展速度快,能源资源消耗量大,对外依赖程度高的省份,以及经济欠发达地区尤为突出。

  例如,一直被誉为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排头兵”的广东省,早在2005年4月就组建了由一位副省长为组长的“建设节约型社会发展循环经济领导小组”,当年7月广东省政府审议通过了《关于建设节约型社会发展循环经济的若干意见》,并决定从2006年起两年内,省财政每年安排2000万元作为省发展循环经济工作经费。2006年6月,广东省循环经济试点工作正式启动,广州、深圳、佛山、东莞、江门、汕头6个城市和84家企业及园区、市(县)列为第一批试点单位。

  又如,以农牧业为主经济欠发达,水资源匮乏生态环境脆弱的甘肃省,也在2005年编制完成了《甘肃省循环经济发展规划》,规划期限为2006~2020年,其中近期为2006—2010年,中远期为20ll—2020年。他们还从甘肃省实际出发,把全省14个市(州)分为四种类型,对不同区域的循环经济发展模式分别进行规划。而为使试点扎扎实实顺利进行,甘肃省依据硬件基地改善和软件基础改进原则,进行了完整的支撑体系建设规划和保障体系建设规划。截至目前,参加甘肃省第一批循环经济试点的48个城市、企业已根据《甘肃省循环经济试点实施方案编制要求》全部完成了规划编制。

  再如,全国经济大省江苏省,是资源匮乏对外依赖程度高的资源小省。从2006年起,江苏省选择15个城市、15个园区、100家企业开展循环经济试点工作,大胆探索不同类型、不同层面、不同行业的循环经济实践形式、培育符合循环经济发展要求的示范企业、工业(农业)示范园区和示范城市。同时运用发展循环专项资金重点支持试点单位示范作用较强的项目实施,推动资源在企业内部、企业之间以及产业之间循环高效利用,促进试点向深度广度发展。

  特点二:点面结合,多层次展开

  循环经济试点范围能够在企业、企业(园区)之间、社会3个层面顺利展开取得实效这一事实表明,循环经济受到广泛欢迎,探索实践中成型的各种循环经济模式,很切合我国生产、流通、消费领域的现状和持续发展的需要。

  几年来的发展,我国循环经济试点对象的选择已经突破了厂界、地界,进入到从实际出发,点面结合,普遍在企业、企业(或园区)间、社会3个层面展开,进而探索构建多层面的循环经济实现形式的新阶段。

  这一特点在老工业基地省(市),以及经济发达的中等城市表现明显。像早在2002年6月,辽宁省政府印发的《辽宁省发展循环经济试点方案》中就提出要按“3+1”模式(即大中小循环+资源再生产业)在全省有计划、有重点、有步骤地推进循环经济试点。其中,所谓大循环就是指社会、中循环是指园区、小循环是指单个企业。目前,辽宁省正在进行循环经济试点的单位包括了石化、冶金、电力、建材、煤炭、镁硼6个行业;沈阳、大连、营口、盘锦、葫芦岛5个城市;瓦房店等10个县(市);大连长兴岛临港工业区等10个重点园区;沈阳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等50个企业,多层面展开的局面已经初见雏形。

  而山西省为充分发挥试点单位“以点带线,以线促面”的作用,在企业、行业、园区、社会、区域5个层面组织实施循环经济试点,重点建立和完善煤炭、焦炭、电力、冶金、化工、建材领域资源循环利用体系和机制。目前,山西省正在对上述领域的综合挖潜、纵向拓展、厂际合作、企业聚集等延伸产业链符合循环经济理念的发展模式进行总结、完善加以推广。

  厦门市提出,发展循环经济是集经济、技术和社会于一体的系统工程,要本着观念思路创新、体制和机制创新、生产方式创新、科学技术创新和消费方式创新的指导思想去进行。近几年来,厦门市在废弃物资源化、水的梯级利用、生态型农业等领域,从大中小3个层次探索实践循环经济模式,形成一批不同类型有推广价值的典型案例。

  特点三:适用技术成为支撑核心

  循环经济试点中坚持技术为动力带来的直接间接效果说明,在探索新的经济模式中,人们对技术创新的追求更加自觉和主动,尤其注重链接技术在产业链中的作用。

  从国家第一批循环经济试点示范单位制定实施方案起,以先进适用技术作为实施方案的支撑核心,探索中的新型发展模式普遍包含有利产业结构调整和企业升级的技术创新内容,就得到了充分体现并广泛支持。

  举例来说,在全国开展循环经济试点的10个重点行业,即钢铁工业、有色金属工业、建筑材料工业、矿产资源采选业、煤炭工业、电力工业、石油和化学工业、造纸工业、发酵工业、皮革工业中,经过科学筛选和专家论证,共计提出195项循环经济支撑技术。而这些技术通过国家有关部门汇总发布后,被许多试点企业引进和应用。比如钢铁工业提出的循环经济支撑技术17项,其中的干熄焦支撑技术,是属于减少消耗的生产技术,已在宝钢、首钢、武钢等7家大钢厂先后采用;又如建筑材料工业提出35项循环经济支撑技术,其中煤系高岭土深加工规模化生产工艺技术,是属于提高矿产资源利用率的技术,已经在山西金洋高岭土公司、安徽雷鸣科化公司、山西大同精细化工等公司应用。

  由于在试点示范中普遍有先进适用技术支撑,在发展循环经济模式形成过程中产生了一些实际效果。江苏、浙江、山东是列入国家和省(市)两级循环经济试点单位数量最多的3个省。在2008年7月16日国家公布的主要污染物总量减排考核结果中,化学需氧量(COD)下降和二氧化硫排放量与上年相比,下降幅度均大于全国平均数,在不包括台湾省、香港、澳门地区的31个省(市)、自治区中,这3个省排在前10名之内。如全国二氧化硫平均下降为4.7%,而江苏、浙江、山东分别下降8.0%、4.2%和7.1%,在全国分别居第2、4、5位。全国化学需氧量(COD)平均下降3.2%,江苏、浙江、山东分别下降4.9%、4.9%和5.0%,在全国分别居第2、第2和第l位。这个进步或许不能全归于循环经济试点工作,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样的成绩与把节能减排重点行业、重点企业作为试点主要对象而认真开展工作有相当密切的关系。

  特点四:政府调控作用突出

  各级地方政府和行业协会在调控引导探索发展循环经济模式的实践中,积极主动瞻前务实的行为,是出自于对本地域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热切追求,_出自于对本地区以人为本建设生态文明城镇的高度负责。

  各级政府对循环经济试点示范工作的调控作用,集中体现在具有瞻前性的“四个主动”上,即主动研究提出加快发展本地区循环经济发展的指导意见;主动制订统揽协调全局的发展循环经济规划;主动成立由省(市)长负总责的工作机构,建立多个职能部门参加的联合办公会制度;主动建立加强管理、监督、考核、激励等相关基本制度政策、法律法规,设立专项支持循环经济发展的资金。同时极力倡导对探索模式不设任何框框,在试点实践中自然形成。

  像贵州省贵阳市,2002年3月,在时任市长孙国强的强力推动下,做出了将贵阳市建设成为全国首个循环经济生态城市的决定,提出了坚持“政府引导,企业为主,科学规划,点上突破,制度规范,全民参与”工作思路;同年4月,贵阳市成立了市循环经济生态城市建设领导小组,下设专门工作机构市循环经济办公室;11月颁布实施《贵阳市建设循环经济生态城市条例》,成为全国第一部发展循环经济的地方性法规。贵阳市还本着规划先行的原则,在编制并经过专家对规划进行评审之后,2005年先后组织实施了三批52个循环经济试点项目,前两批的34个项目中已有28个项目建成投产。到了2006年,成立了贵阳市循环经济研究院,为企业提供发展循环经济的专家支持,帮助企业解决循环经济技术方面的难题。

  特点五:初步形成循环经济模式

  转变发展方式迫切需要循环经济模式,需要的紧迫程度和必然选择是国情使然,也是经济发展所处阶段使然。

  几年来,我国循环经济的发展,在经过几千家企业、数百个园区(社区)、一批省(市)和中等城市,以及市(州)县等大范围开展的试点示范,初步形成了切合企业、产业、地区和城镇实际的多种发展循环经济模式。

  如山东鲁北企业集团总公司,按减量化优先的原则,在完善原有的3条产业链基础上,开展了生态电业、油煤盐“三化合一”、钛白粉清洁生产3条循环经济产业链。目前,6个产业链内部和产业链之间建立了良性共生关系,产生了占总产值14%的经济效益。

  又如,在目前开始的工业园区实践中,发展循环经济的模式,多为大小循环圈相结合形式。像具有产业衔接紧密、产品关联度强特点的石油和化学工业系统,在60多个省级以上政府批准的化工园中探索实践形成一批多个循环圈的发展模式。举例来说,上海化学工业区结合自身实际,构建成企业自身、园区内部及园区周边3个循环圈,实现了园区及周边范围的原料、中间体、产品、副产品及废弃物互供和共享,资源利用最大化,园区万元产值能耗1.2吨际准煤、水耗33吨,分别只相当于同行业平均水平的1/2、1/5,与企业自建公用工程相比,能耗下降30%,投资成本降低近半。另外,还值得一提的是,陕西杨凌示范区作为我国发展现代农业的先行者,一直注重产业的接续和弥补,资源综合利用。近两年通过开展循环经济试点,循环型农业模式初见成效,以沼气化建设为纽带,以农牧业废弃物综合处理为重点,抓好畜牧业以及优势蔬菜瓜果业的升级改造,提升农产品品质和资源利用水平,示范区内循环型工业体系初步完善。而为完善和接续园区的产业链,实现产业的耦合链接,更采取了针对性的产业扶持和引进措施,从而完善集中供热、污水处理和中水回用,提高对产业的支撑配套能力和资源综合利用水平。

  另外,一些地区、中等城市在探索循环经济的模式过程,也出现了许多各具特色,适用范围广,效果显着的做法。像宁夏自治区按照“再循环”原则,充分发挥重点企业在延长循环经济产业链豹作用,把循环经济试点在工业企业、农村取得阶段性成果的8种产业链模式开始推广和运作。其中有热电—烧碱—电石—PVC树脂—水泥产业链模式;“煤—电—粉煤灰—新型墙体材料”产业链模式;“玉米—淀粉—谷氨酸—植物蛋白粉—生物发酵”产业链模式;“鲜果—榨汁—果汁(酒)废弃物利用”产业链模式;“秸杆饲料—畜禽养殖—沼气生产—蔬菜种植—发电等产业链模式。

  我国循环经济发展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其中最引人瞩目的就是初步实现了经济效益和保护环境双赢的效果。据北京市统计资料显示,发展循环经济在节能减排上成果显着,2007年与上年相比较,万元GDP能耗下降5.11%,化学需氧量、二氧化硫排放量分别降低3.22%、13.82%,空气质量二级和好于二级的天数已达到246天,占全年天数的67.4%;城八区垃圾无害化;处理率达到99%,郊区达到47%。而另一份统计报告也显示,全国火力发电厂烟尘排放量在2001年~2007年中逐年增加,由最初年份排放3.22百万吨增至2006年的3.7百万吨。但从2007年开始下降,在发电量比上年增加0.33万亿千瓦时的情况下,烟尘排放减少0.2百万吨。同时期,全国二氧化硫排放量也是在2006年达到近七年最高峰,2007年出现了下降的拐点,比上年下降4.66%。

  除了这些明显的成绩之外,国家在保障性基础工作、基本制度建设等方面同样成绩斐然。例如,国家统计局2006年2月完成了我国《循环经济评价指标体系研究报告》,主要由资源利用效率、资源消耗率、资源回收与循环利用率、废物排放与处置和其他指标五大部分(约50个统计指标)组成。这使我国循环经济的发展从此有了考核、审议、监督循环经济发展的科学依据。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循环经济促进法》的制定和通过,则为我国循环经济发展确立了六大制度:即规划制度、评价和考核制度、生产者为主的责任延伸制度、对高耗能高耗水企业设立重点监管制度、抑制资源浪费和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制度,强化经济措施,使循环经济发展每一环节都有法可依。

  (作者为ag国际app|HOME院长刘兴利)

  本文转载于“中国经济导报”2009年1月8日B5版